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
» 维权» 内容正文

秋发飘零

发布时间:2019-08-14 00:37:03

不知从何时起,每晚洗头都要掉好一把黑发,粗细长短不一而又同是乌黑的头发,密密麻麻地沾在两只掌心上,似这一整日的烈日秋风为我剪了个不太透彻的碎发。用水冲洗开,再回手一摸头,总不至于会空手而回。

南方的秋天,不怎么秋,到处都长满了茂盛都不可再冒的常青树,像我掉发一般规模的落叶在学校里是极为罕见的,永远的油绿色经久不衰,让人察觉不到曾有个秋天在耳畔飘过,同是多雨炎热的南国之秋,似冬夏之间插播的一段不怎么引人注目的广告,盛夏一收尾,冬天便来了。

今年的秋天,来得倒轰轰烈烈,电闪雷鸣,风雨交加。苟延残喘的夏天,还未来得及在西边天喷吐出最后一抹血红的夕阳,来自初秋的两朵巨型乌云便在蓝天下疯狂地亲吻起来,霎时黑暗压抑笼罩大地,秋风狂涛,把南国之秋特有的温柔的“嗡嗡”雷声灌进耳朵里,完全没有夏雨惊雷的那般盛气凌人。从一阵一阵的秋风中,也再也闻不到盛夏里骤雨带来的干燥水泥地板散发的特有的热气。在阳台摸着头看着落发的我,终于惊悟,今年的秋天,就算是来了吧。可等到乌云退场时,秋风只扫地扫不了落叶的次日,太阳依然火烈焦灼。南方的秋天根本无法像郁达夫先生笔下的北国之秋那样“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有些悲凉”,恰恰相反,南国秋天来得轰轰烈烈,来得凶猛。却只是在常青树林上空过了下场子,若即若离。待到云雾顿开时,依然像夏天那般炎热难耐,它不仅像夏冬间的插播广告,更像是盛夏煎熬后一段难于调和的附庸。

看不见落叶,看不见萧瑟,看不见交替,永久生机也同样意味着毫无生机。诗人历来都爱悲秋,而生长在南方的诗人本身就是一个悲哀,或者说没有真正的秋天也就没有真正的诗人。在常青树下装愁悲伪秋,能掬一把落叶时,早已是冬至了。

无端落发,就算是囚禁了一个小小的秋天吧!从沾满双手的少年落发中,似乎可以看出几分秋天的萧瑟与悲凉。心上搁了个秋,是“愁”;手上沾着个秋,则是“揪”了。青春还未褪尽时,黑发已薄命。秋发飘零之时,我是该悲头顶上偶剩的秋意,还是哀叹自己的营养送不上发端呢?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撮秋发飘零……


相关阅读:
开票接口 http://www.xmingsof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