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汽车 房产 教育 科技 商业 文化 农业 民生 服务 出行 商讯 健康 旅游 时尚 维权
» 农业» 内容正文

太子奶救赎变奏:李途纯涉嫌“非法吸存”

发布时间:2019-08-14 00:10:59

  核心提示:因为其他基地的停产,所有的生产压力均集中在株洲工厂之上。目前太子奶仍有20多亿元的债务在身,而这还仅仅是直接债务,并不包括种种隐形债务。

  太子奶集团公司(下称“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被带走调查。

  本报独家消息显示,6月8日,株洲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五大队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为案由,发布网上追逃通缉令:2008年,湖南太子奶为解决资金困难,利用高息回报做诱饵,以“货款准备金”、“借款合同”等形式,向单位个人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6000余万元,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犯罪嫌疑人太子奶集团公司董事长李途纯在逃。

  有媒体称,株洲警方还带走了包括临湘市国土局副局长以及负责土地拍卖的拍卖公司老总等20多人,事情牵涉李途纯在临湘开发的项目――五尖山的土地窝案。

  “这是两码事。”临湘政法系统人士透露,李途纯被抓与临湘土地案并无关系,临湘国土局副局长被双规是因为牵涉另一件土地违法拍卖案件。

  河北邯郸原太子奶经销商王经理正是受害者之一。此前他“打给”太子奶共24万元“货款准备金”,两年后仍有14万元追讨无门。

  集资内幕

  2008 年初,太子奶资金链濒临断裂边缘,为筹集资金,太子奶在当年4月9日出台《货款准备金管理办法(修改稿)》,规定经销商“货款准备金的最高额为年度合同总销量的30%,最低必须确保年度合同总销量的10%”,同时规定对经销商的货款准备金按照2%的月息计息,月底以太子奶货品支付。而在太子奶内部,也有部分员工(主要是中、高级管理人员)向公司交纳货款准备金。

  王经理正是在2008年参与了太子奶集资活动。他介绍,当时太子奶说,如果提前打款,一年能有30%的利息,“都有文件说明的”。在这一高额回报吸引下,老王付给了太子奶24万元资金。“但是只给了1个月利息,就再没有了。说是资金链断了。”

  仅在2008年2月至7月,太子奶即通过这种方式筹得资金5600万元。此后,参与出资的部分经销商和太子奶内部员工开始要求公司退款,并有员工一度向相关部门举报公司集资违法。

  “太子奶货款准备金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进一步的结论需要司法部门调查认定。”6月17日,株洲市政法部门人士表示。

  争夺大战

  李途纯被带走调查背后,折射出身陷泥沼两年多的太子奶救赎路径,以及公司创始团队与现任经营团队高科奶业之间的利益博弈。

  2008年太子奶资金链断裂风波之后,株洲市政府在2009年1月成立高科奶业,对太子奶进行托管,但李途纯并不愿“放手”太子奶,其先后两次谋求回归,但未果。

  今年6月,李途纯高调表示,“我们都按照规定接管的条件做到了,并对全过程进行法律公证,但高科奶业仍不肯将太子奶归还”。

  “其实,政府和我们给了他(李途纯)不止一次的机会接管太子奶,但是他都失败了,而且前前后后做了一些扰乱的事情。”6月17日,高科奶业新闻发言人王琳回应。

  王琳称,李途纯曾经做过在规定时间内引进3亿元资金和引入3000万元原材料等一系列承诺,但是均未果。“在等待中,对太子奶销售团队、品牌都有影响。因此,不能说没有给他控制权,是他一次次失去了机会。”

  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公司经营状况并无明显起色,太子奶北京密云等数个生产基地停产,湖北黄冈生产基地甚至被太子奶在湖北当地的债权人占据。

  对此情况,王琳并不讳言。她透露,因为其他基地的停产,所有的生产压力均集中在株洲工厂之上。“现在株洲这边包括端午节在内,都在加班加点生产供货,防止经销商哄抢事件。”而对于其他基地复产,她表示正在解决之中。

  王琳表示,反而此前高科已经替李途纯向经销商、供应商等偿还了2亿多元的债务。“当初银行的钱、职工内部集资的钱,这么大一笔钱进来的时期,正好是太子奶大量债务形成的时期。这说明他的经营才是有问题的。”

  王琳透露,目前太子奶仍有20多亿元的债务在身,而这还仅仅是直接债务,并不包括种种隐形债务。

  破产迷局

  造成李途纯和高科奶业关系破裂的还有破产争议。由于高科奶业背后为株洲市政府,因此,有说法称这也直接导致了李途纯此次被查。

  4月中旬,包括花旗银行等在内的海外债权人在开曼群岛大法庭对太子奶提出破产清算。有媒体报道称,高科奶业是新一轮破产风波的幕后策划者。5月底,高科奶业绕开了太子奶集团私下召见部分债权人,建议他们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太子奶“破产重整”。

  也正是在此消息放出后不久,李途纯开始高调表示自己欲重振太子奶的决心。同时,李途纯曾联络与自己关系较好的太子奶债权人,共同抵制对太子奶进行破产清算。

  不过,王琳否认了高科将领头对太子奶进行破产清算的消息。据她介绍,接受开曼群岛大法庭委任、担任太子奶的临时清盘人的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BorrelliWalsh)(下称“保华顾问”)的确联系过高科,也提出了破产重整的方案,“但我们目前没有找到合作的方式,或者说没有考虑和他们合作。”王琳表示。

  据王琳透露,高科奶业这边最开始的考虑是进行资产重整,引进投资者。

  此前,高科奶业方面曾对外称,株洲市政府已在今年1月与北京商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签署战略投资太子奶集团的协议,双方约定的投资总额为5亿元人民币。

  王琳表示,目前高科奶业正与投资者沟通,希望能追加投资,借此与债权人达成谅解。对于未来是否会采取破产的方式,王琳回答含糊。她表示,破产无非两种方式,一是清算,将有效资产在法院指引下公平分配;一是重整。但她表示目前仍无任何决议。

  李途纯曾跟几个基地地方政府协商,欲接管这些生产基地,同时通过地方政府向高科奶业施压,迫其从事实上将生产基地转交,但被高科奶业拒绝。

  “李途纯被带走调查,对高科奶业没有任何影响。他目前的状况不能左右政府,也不能影响高科奶业的决策。他在太子奶中的影响会越来越小。”王琳称。

  而对于王经理等一批经销商来说,无论太子奶未来以什么方式重组,唯一要求就是获得退款。“哪怕给一部分都行。”



相关阅读:
全网股票配资 http://www.szhjsm.com/